ag真人试玩进口-Welcome
务实创新、信用为本、真诚服务、共创发展
应用领域
当前位置:主页 > 应用领域 >
第一督导检查组在呼图壁县突击检查 停工的在建
发布时间:2021-10-11 01:45

  题:第一督导检查组在呼图壁县突击检查 停工的在建煤矿问题未“停”——国务院安委会安全生产重点督导检查纪实

  近日,国务院安委会安全生产重点督导检查第一督导检查组(后简称督导检查组)在中煤能源新疆鸿新煤业有限公司苇子沟煤矿(后简称苇子沟煤矿)井下检查升井时,架空乘人装置遭遇故障。

  带队的国家矿山安全监察局安全总监商登莹乘坐的吊椅在通过第三个绳轮支架时突然卡住。紧随其后的国家矿山安全监察局矿山安全监察专员李大生眼看钢绳继续运转,两个吊椅越靠越近,紧急关头,起身抓住紧急停车保护装置控制绳,两个吊椅在相距几米的地方停了下来。

  苇子沟煤矿用架空乘人装置在矿井斜巷运送人员,其工作原理类似于地面的旅游索道。吊椅是一根铁架,顶部用于卡住索道,底端前后连着脚踏和座位,该装置又被称为“猴车”。

  在长约1200米的斜巷矿井升井过程中,卡停的情况接二连三地发生。导致约25分钟行程,用了近两倍的时间。

  “那什么时间装呀!跟人车要配套呀,同志!要是抢险救援,有伤者怎么办,怎么联络,怎么管理?”

  在升井过程中,遭遇多次停车。记者并不了解发生了什么情况,只能在原地等待问题解决。

  “应急广播没有,你们就不能多弄几个信号(有线调度电话)”,李大生跟企业负责人说。

  架空乘人装置问题解决过程中,李大生向上走的700多米,仅发现一处信号联络点。

  通讯联络装置通过“一停二下三上”的信号,与架空乘人装置上下两段的操作室进行联络。

  记者坐在吊椅上看到,工作人员隔着百米距离大声喊话,用矿灯发信号沟通。在嘈杂的矿井中,经常是听不清,也看不明白信号,解决不了实际问题。

  “架空乘人装置每班有人试验吗?有人检修吗?有人维护吗?”,督导检查组连续追问。

  早上督导检查组出发前,在煤企名单上随机选中了这家在建的煤矿企业。从呼图壁县城驱车约2个小时来到了山沟中的煤矿企业。

  呼图壁县隶属昌吉回族自治州,位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中北部。县里现有15处煤矿,“4·10”透水事故企业丰源煤矿也在其中。“4·10”事故发生后苇子沟煤矿一直处于停工状态。

  督导检查组抵达企业,先在企业的会议室里了解情况。负责人介绍完基本情况后,督导检查组兵分两路同时行动。一路随机抽查地面调度室等主要场所并下井检查;另一路查阅企业资料,与政府、监管部门、企业三方座谈。

  会议室里,座谈会交流氛围十分活跃。对于督导检查组提出的问题,企业负责人也觉得很“委屈”。

  苇子沟煤矿有2个煤层经评估为突出矿层,揭开突出煤层前矿井未形成瓦斯抽放系统。

  “我承认有违规行为,但是你让我怎么解决这个问题。我们现在没有办法解决”,企业人员说,“我们有(瓦斯抽放)系统,但是这个地方没有贯通,井下过不来,不可能从地面绕进去。”

  “这是规定!”,督导检查组专家强调,解释说“企业可以做临时抽采系统解决这个问题”。

  从交流中也可以看出,企业对于标准、规范并非一无所知,而是进行了“断章取义”的改造。企业执行标准只看有利的部分,而忽略有约束的部分。

  现场交流时,李大生跟企业负责人说,“我认可企业想早点出煤的想法,但是咱得按照规矩干!不能想怎么干就怎么干!”

  李大生指着煤矿采掘工程图问企业负责人,“你这,一点都不考虑工人的感受!”

  “如果是你们家的孩子,在这里上班,天天爬500米垂深的斜巷,你愿意让他们来吗?”他推心置腹地说。

  由于企业违反施工顺序,在一期工程未完成前,便进入二期工程施工,导致风井施工人员需要步行爬行垂深达500米的斜坡巷道前往工作区。

  可能外行人不太能理解这500米垂深的含义。专家告诉记者,按照行人斜巷不超22度计算,500米的垂直升降意味着井下约2公里的上下坡路程。

  记者跟随督导检查组在井下检查时,身着秋衣、绒衣和胶鞋,在倾角20多度的斜巷中行进大约160米的距离后,全身大汗淋漓。稍后在升井时,又会被通风设备抽进来的空气吹的打寒颤。如此一来,记者才对于井下作业难度深有体会。

  经过细致的排查,督导检查组共发现30多项问题,其中包括瓦斯检查漏检、不按设计施工、防突措施未执行等多项重大安全隐患。

  督导检查组要求企业提高法律法规标准意识,从管理制度和责任制建立、落实、考核入手,建立健全“明责、知责、履责、问责”的安全生产责任体系。

  督导检查组在地面随机抽查时发现风井防爆门用钢管挡住,一旦有冲击波将不能打开

  鉴于发现的问题,督导检查组指出,不能一停了之,并提出四项要求:一是要求地方监管部门对发现的问题进行立案查处。

  二是要求企业补充地质勘探,根据勘探情况需要修改完善矿井初步设计和安全设施设计的,要及时进行修改;如需要重新履行变更审批手续的,要及时按程序报批。

  三是要求企业对照《国家煤矿安监局关于开展煤矿安全自检自改工作的通知》规定的221项内容进行自查,政府监管部门按照《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关于全面深入开展煤矿安全生产大排查的通知》的要求进行排查。

  四是要求苇子沟煤矿针对发现的隐患,特别是重大隐患,要拿出具体措施,逐项整改、举一反三,确保不安全不复产。

  参会交流的还有地方政府及监管部门的相关负责人,及其相关工作资料,因此督导检查组发现的问题也是多维度的。

  督导检查组查阅资料发现苇子沟煤矿(属中央煤企)隶属县里监管,不符合《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加强煤矿安全生产工作的意见》中关于“中央企业煤矿必须由市(地)级以上煤矿安全监管部门负责安全监管,不得交由县、乡级人民政府及其部门负责”的要求,存在监管“层层下放”的问题。

  资料显示,呼图壁县现有煤矿15处,产能规模为每年1538万吨,但县里负责煤矿安全监管工作的人员仅有一人,存在监管力量不足的问题。

  县发改委相关执法记录显示,今年以来累计组织开展执法检查71矿次,实施行政处罚仅2矿次,罚款仅5万元。督导检查组发现监管存在执法不严、处罚力度不够的问题。

  通报问题时,会议室里几十个人,出奇地安静,每个人都在记录着督导检查组给出的意见建议,他们要根据这些督导意见开展接下来的工作。

  在经历了两个半小时的下井检查,又听取督导检查组各位成员的问题汇报后,督导检查组组长国家矿山安全监察局安全总监商登莹用“震惊”一词来描述他在企业亲眼看到的问题以及督导检查组发现的问题。

  商登莹表示,企业在工序、组织、思想意识、法律意识等方面都存在问题。他要求企业按照大排查的要求逐项梳理整改。要求相关部门按要求、程序严格执行监管。要求各方从思想上克服问题,按照梳理出来的问题反馈整改结果。他强调停产企业不能简单复工,要从根本上解决企业的问题才行。

  商登莹介绍情况时表示,督导检查组不仅仅是来企业找问题查隐患。也是从管理上,查一查国家部署工作的落实情况,看看新疆安全生产专项整治三年行动是怎么抓,怎么做的。

  商登莹表示,最终还是希望通过国家监察,地方监管,让企业落实主体责任,有效防范和坚决遏制重大事故,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和财产安全,维护社会大局稳定,为建党百年营造一个良好的氛围。

  回到住地,白天督导检查组下井检查的情景历历在目。督导检查组返回到昌吉市的住地时已经23点,当天工作还没有结束,工作群里陆续收到小组成员的总结。每天督导检查组都会汇总梳理当日督导检查情况并报告给国务院安委办。

  看着不断提醒的群消息,手机显示已经是27日凌晨。记者想起白天在矿上检查时,无意中发现当天是周六。督导检查组成员笑着告诉记者,“(应急管理部)部里的工作没有周末”。他们已经习惯了这种状态。

  第一督导检查组6月23日从北京出发,对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煤矿安全生产工作开展重点督导检查,工作将一直持续到7月9日。